新聞中心

他把一生都獻給了內蒙古草原

發布時間:2019-11-26瀏覽次數:13559[ ]關閉

作者:許柏年 史剛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誕辰70周年,也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立70周年。作為政協的一位老委員,對偉大的祖國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70年來經濟社會發展取得的巨大成就感慨萬千。從新中國誕生那一天起,我不僅親歷了建國初期的欣欣向榮快速發展,而且見證了改革開放經濟連續40多年高速增長歷史階段。今天的中國經濟實力躍居全球第二位,巍然屹立在世界的東方,成為抗衡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的堅實力量。

       內蒙古是一個自然環境優美、資源豐富、民風純樸的好地方,在這里我已渡過60個春秋,已經成為我的第二故鄉,今天的發展成就與往日相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內蒙古自治區經過70多年幾代人的努力,已建成國家重要的能源基地、農牧業高新技術產業基地和祖國北疆天然生態屏障?;貞浲?,使我常常想起那一大批帶著一腔熱血的仁人志士,來到內蒙古嘔心瀝血辛勤工作幾十年,為內蒙古自治區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劉鐘齡老師就是他們中間,有代表性的一個。

       89歲的劉鐘齡老先生,1958年在北京大學本碩連讀畢業后,追隨他的導師李繼侗由北京大學支邊來到內蒙古大學任教。李繼侗是中國席草原生態學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即當時的學部委員,是由時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兼內蒙古大學校長鳥蘭夫同志聘請到內大的批專家學者,曾任內蒙古大學副校長,主管教學和科研工作。

       李繼侗院士毅然決然地離開北京來到內蒙古的舉措和為事業奮不顧身的精神以及熱愛草原扎根草原的工作表現,深深感動劉鐘齡的內心,作為弟子他義無反顧地和老師一起來到了內蒙古,從此確定了追隨恩師的決心,師生感情與日俱增。

       隨從李繼侗院士來到內蒙古還有李博、馬毓泉和孫鴻良老師。李博老師繼李繼侗之后也成為中國科學院士,因公殉職客死他鄉。馬毓泉老師遵照李繼侗的要求,用了40年的精力先后主持完成了《內蒙古植物志》的版和第二版孫洪良老師退休之前回到中國農業院從事農業生態學工作。

      1961年李繼侗去世前,在病床前曾對劉鐘齡說,搞草原研究不能脫離草場一線,必須留在草原,一輩子不離開草原他含著眼淚答應恩師的囑咐,下決心守住了誓言。如今劉鐘齡老師已在草原上堅守了半個世紀,用一生兌現自己的承諾,為內蒙古草原生態科學研究積累了大量寶貴數據,并取得了多項科研成果。

       1982-1993年劉鐘齡任內蒙古大學自然資源研究所副所長、所長,并兼任內蒙古自治區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中國自然資源學會常務理事、中國沙漠學會副理事長;1989——1998年擔任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教科文衛委員會委員,1989——2000年中國科學院內蒙古草原生態系統研究站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內蒙古人文社會科學聯合會學術委員等職務。多年來,在內蒙古大學講臺上一直講授植物地理學、植物生態學、干旱區植被生態學、普通生物學等課程,他基礎理論雄厚扎實,實踐操作動手能力特別強,并一直以頑強的毅力完成教學及科學研究工作。

       對常人來講,患小兒麻痹后遺癥左腿肌肉萎縮,走路吃力是不能從事野外考察工作,但先天不足的困難并沒有影響他開展野外工作,反而拖著瘸腿左腳到處奔襲,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堅持在草原上搞科研。為了工作他還學會了騎自行車和騎馬,利用便利交通工具節省時間提高工作效率從上世紀80年代,先后承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與課題13項,國家科技攻關項目與國家“973”項目的課題5項,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中國農業科學院委托的研究課題7項,內蒙古自治區科技項目5項等。內容包括草原生態系統生產力動態研究,草原生態與恢復演替的實驗監測研究草原改良和營建人工草地的實驗生態研究,草原生態系統健康與動態評價、草原生態功能與服務價值、干旱半干旱區的荒漠化發生機制及生態環境治理對策、北方草原生態地理信息與資源環境數據平臺的建立、草原生態安全與可持續發展模式,探索了蒙古高原及鄰近地區植物區系及物種演化的古地理背景,揭示了北方草原與荒漠植被的起源與演變規律,植物多樣性演化歷程,詳細論述了橫跨東北、華北與西北的內蒙古沿著緯度和經向相交的地域分化梯度、形成的北方寒濕針葉林、華北夏綠林、中溫型蕈原、暖溫型草原和暖溫型荒漠的生態地理分異規律,做出了北方地區的生態地理分區研究成果,更新了人們對草原分草甸型草原、典型草原、半荒漠化和荒漠化草原的簡明認識,為我國北方的自然劃區資源合理利用,產出發展規劃、環境保護和國土生態安全提供了基礎學科資料。在內蒙古典型草原生態系統生產力動態研究中,持續進行了39年定位監測,分析了植物種群產量與能量分配的關系,揭示了氣候年際波動與植物種群間的補償效應和自組織功能,探討了季節動態和年度間對水熱條件全球變化的影響,對超載放牧引起的草原退化演替和封育禁牧的恢復演替連續進行幾十年定位觀測和廣泛調查闡述了草原退化與恢復演替系列類型,演替階段性、退化草原的診斷指標、演替的動力機制等。面對極其復雜的草原退化現實,提出了“建成北方草原生態安全體系是可持續發展根本大計”的思考,提出了草原生態保護和產業發展的建議其研究成果榮獲全國科學大會獎、自治區科學大會獎、國家自然科學獎、國家教委科技進步獎、自治區科技進步一等獎和二等獎、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一等獎、甘肅省科技進步二等獎、自治區社會科學一等獎等多項榮譽,出版專著和教材20多部,在科學出版社出版;發表高水平學術論文150余篇,同行公認是名副其實生態科學界學術帶頭人,為內蒙古創辦全國一流的生態專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我和劉鐘齡老師深度交往,是從錫林郭勒盟經濟社會發展規劃開始的,時任錫盟盟委書記道爾吉帕拉木同志,把此項重要工作交給了劉鐘齡、鄰敦元老師和我,劉老師草原生態學專業是當然的項目總負貴人,郝老師負責項目中的數據分析,我負責經濟政策方面事宜。三個人分工明確,配合非常默契。我主持中國科學院內蒙古草原生態系統定位研究站資助項目“白音錫勒牧場經濟社會發展戰略規劃”。在此項目中,劉鐘齡老師作為評審專家,提出許多很好的意見和建議。年近花甲經常奔波于呼和浩特至錫盟之間調研,他的左腿不但沒有影響他去基層調研,反而和年輕人一樣每天顛簸在草原深處興致勃勃,開會討論時積極發言,闡述自己的觀點和主張。更可貴的是,那時候交通不便利,有時要工作10個小時以上,同志們大多數都休息了,可他不顧年歲已高勞頓辛苦,每天仍按工作習慣必須整理工作筆記、記錄重大事件、小結一天的體會和收獲,此時此刻的他聚精會神地工作,沒有一絲一毫的倦意。他對事業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對科學嚴謹的工作態度,給調研一行同志們樹立光輝的榜樣,為課題項目順利完成付出艱苦的勞動作出突出貢獻。

       1999年,我辭退了內蒙古大學副校長的職務,主要工作崗位轉到自治區政協。我在政協分管經濟委員會、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和教科文衛委員會。人民政協三項基本職能,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離不開像劉鐘齡這樣的專家教授支持和幫助,尤其資源環境方面的問題,與劉老師多年教學研究的課題同出一轍。劉老師當年預感要發生的問題,正是我們搞社會主義建設發展中所遇到不可逾越的問題。如生態環境問題、資源的合理開發問題,是我們解決好持續發展、造福子孫后代、資源持續利用的大課題。

       進入21世紀以后,我國北方地區揚沙吹沙天氣對環境影響日益突出,2006年3月中句,沙塵暴居然在全國“兩會期間襲擊了北京城夜降沙塵35萬噸。這一天正是每年在“兩會”期間中央要召開一次“人口資源環境工作會議”之日。清晨,北京的大街小巷鋪滿了一層一分錢硬幣厚的細沙,沙塵暴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參加“兩會”同志身臨其境感受頗深。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眾多專家教授對我國沙塵暴頻起,次數年年增多,一致認為是草原生態環境受到嚴重的破壞,過多放牧,讓草場失去生態平衡的結果。隨之而來的草原生態補償的建議和意見,在北方各省政協參政議政中成了熱門話題。內蒙古有13億畝草原,研究這個問題是關系到國計民生的大事和焦點問題,所以,從2006年下半年開始,內蒙古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開始研究這個課題2007年4月,內蒙古政協主席會議決定,由我率領調研組赴錫盟進行實地考察調研。劉鐘齡老師是我請來的教授,擔任課題的席專家,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一直到2008年我離開了內蒙古政協工作崗位,我們之間的合作都非常愉快。

       年近80歲的他克服了常人難以想家的困難,在草原的深處一瘸一拐艱苦跋涉、認真調研,還興致勃勃的根據不同的地理位置給年輕人講述當地的風情地貌和隨時代變遷在草原上的生態變化,如數家珍一樣辨認每一種植物,滔滔不絕敘述它的特征特點,充分調動了大家的積極性。在與錫盟黨政主要領導座談交換意見時,他的發言極具感染力,把錫林郭勒大草原的重要性用普通語言形像比喻,給大家上了生動的一課。

       他說,錫盟草原就像北京城樓上一把巨大的傘,保護城內的生態安全。如今,沙漠所到之處距離北京北面近不到150公里,冬季西北風如果沒有錫林郭勒大草原這道天然屏障,沙塵暴就可以隨意橫掃北京城。錫林郭勒大草原位于中國正北方,對華北地區氣候的調節、防止土地沙化、國家的糧食安全、穩定農業生產起到不可代替的作用?,F在草原的狀況令人堪憂:在草原上進行露天煤礦開采,對草原的破壞是不可挽回的,使原本一片綠色的草原變得千瘡百孔、脆弱不堪。挖煤雖然能增加GDP,但這是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的,我們不能吃祖宗的飯,斷子孫的糧。煤礦開采既破壞了地表植被和土壤,又污染周邊的生態環境。我國北方廣袤的草原是中華民族秀美山川的組成部分,草原上綠色植被構成完整的天然生態屏障,土壤吸收蘊含著豐富碳源,一旦遭到破壞,修復是相當困難的,后果是難以想象的。

       草原退化的根本原因簡單地來說,是人為造成的,也就是說超載放牧的結果。沒有人為地破壞,草原不會發生退化如果能合理放牧,草原退化不會如此嚴重。過去草原產草量每個單位的數量和現在比起來大的多,這些年,牲畜頭數不斷增加,草原面積退化銳減,必然引起生產力的下降,也引起土壤物理性狀和結構的退化,導致土地沙化、礫質化,終導致整體環境的退化。改革開放初期實行市場經濟,羊肉價格上漲了,過度放牧牧民確實增收了,但這是暫時的,隨之而來的超載放牧導致了草原的迅速退化。這種破壞生態環境掠奪性生產方式會使災害頻繁發生,牧民走向貧困。退化和貧困交織在一起,用不了多長時間,這種飲鴆止渴的生產方式,會使草原生態發生災難性的變化。從1958年以來,在草原腹地曾發生了幾度開墾的浪潮。70年代“文革”期間,在“以糧為綱”,“牧民不吃虧心糧”的引導下濫墾草原;80年代中期又在向草原要糧的指導思想下,開墾草原擴大耕地;90年代初又在“增草增畜”的口號下開墾草原種植糧食,這些歷史教訓,我們不要忘記。他還一再強調,“在半干旱草原栗鈣土進行墾植活動是不能持續的,超過了草原土壤水分和養分資源的承載極限,雖然在短期內可能獲得種植農作的一些收益,但是用不了十年,就會使耕作的土壤肥力顯著衰退,并相繼發生嚴重的土地侵蝕沙化”。草原的氣候有自我修復自動組織功能;千旱年份:生物種群相互補償,實現其高生存能力。對草原的利用開發就必須限制在生態功能的低限之內。草原氣候的波動性、環境的嚴酷性、生態系統的脆弱性與草原生產力的有限性都是草原固有的本性,對此我們只能認識,只能順應,不能責怪,更不能對抗,應該依靠科學數據進行規劃與設計,確定合理開發利用草原政策的制度。嚴格按照草地生產力制定生產經營限額,并以法律形式進行監管。干旱年終歸要出現的,雪災、風害等自然災害都會發生,我們的生產計劃就應該有充分的估計和準備。一是運用科學手段加以防御;二是計劃要留有余地,不要超載生產系統生產力的限額;三是因地制宜治理草原退化、實行休牧與輪牧,實現草原的更新復壯;四是強化草原的法制管理,建立草原保育及生態補助的激勵機制,把草原建成祖國北方生態安全的一道靚麗風景線劉鐘齡老師的意見和建議對政協形成的調研報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內蒙古政協九屆十八次常委會上,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專職副主任王進代表調研組作了《充分認識錫盟草原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加快保護建設步伐為國家北方生態安全作出貢獻》大會發言,提出五點建議引起了社會強烈反響。(一)建議國家、自治區把錫盟草原真正作為北方生態防線建設的重點區域,從生態安全的大處著手,加快保護建設步伐。要從根本上解決錫盟草原生態問題,焦點是大幅減少牲畜頭數,難點是在減少牲畜的同時,又要讓牧民收入增長。就目前情況看,不犧牲眼前的部分經濟利益,很難有長遠的生態效益。破題的有效方法之一是:國家為北方生態安全考慮,應該花錢買平安。2006年錫盟的牲畜總頭數為1450萬頭只,有的專家認為,錫盟草原生態要恢復,牲畜至少降到1000萬頭只左右,也有一種意見說降到800萬頭只左右更合適,但減少牲畜的自然損失牧民自己承受不了,這些損失讓牧民承擔也不公平,因為生態效益是國家的,受益主要是京津等華北地區。國家應該拿這點錢,專家估計每年投入10多億元,大約用10年時間,錫盟草原生態就可得到較好的恢復。如果不從這個根本問題上著手,從其它方面投入再多的人力物力,也很難解決錫盟的草原生態問題。(二)建議自治區總結推廣錫盟“圍封轉移”的經驗和做法。應把“保護與建設并舉,保護優先”確定為草原生態保護建設的戰略方針,充分認識和發揮大自然的自我修復能力。在實踐中,提高保護意識,加強保護措施,人、財、物切實向保護方面傾斜。(三)建議繼續加強錫盟草原生態項目建設。目前,錫盟草原生態保護建設正處在全面推進、初見成效、急需鞏固、“不進則退”的關鍵階段,國家和自治區應延長錫盟草原生態原有項目期限,并適時增加新的生態項目,鞏固和擴大錫盟草原生態建設成果,避免出現反復,防止前功盡棄。(四)建議將錫盟列入國家生態補償機制試點。2007年中央1號文件提出“探索建立蕈原生態補償機制”。近年錫盟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長足的進步,財政收入較大幅度增加,其中一部分用于抬反哺牧業,使生態移民補償等項目取得明顯的效果,尤其是在荒漠半荒漠草原實施的小范圍禁牧試點比較成功,這些都值得總結和推廣。(五)建議自治區適時修定《草原管理條例》等地方性法規和相關政策規定。要結合牧區實際,在完善地方性法規和政策規定的同時,切實加強草原執法工作,逐步使草原生態環境保護和建設走上法制化的軌道。

       政協常委會之后,內蒙古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工作簡報簡明扼要登載了《充分認識錫盟草原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加快保護建設步伐為中國北方生態安全作出貢獻》調研報告基本內容,引起了全國政協高度重視,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要求內蒙古政協立即把這份調研報告送到北京,說國家有關部門正在研究草原生態補償的問題。我們當天驅車把材料報送到全國政協。從那以后,全國政協組織了內蒙古草原生態調研和全國政協委員專項提案對內蒙古荒漠化治理自我評價:“總體控制,局部好轉”進行更正。其結論是:“內蒙古草原還是以每年一千萬畝速度繼續沙化,國家投入生態項目中沙化現象得到有效控制,局部出現好轉?!睆拇艘院?,自治區媒體宣傳和各類文件中“整體遏制、局面好轉”草原生態描述徹底消失。2010年10月,國務院第28次常務會決定,在內蒙古、青海、西藏、甘肅、新疆等8個省份實施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機制,中央財政每年將投入134億元,主要用于草原禁牧補助、草畜平衡獎勵、牧草良種補助和牧戶生產性補助等。該項政策的出合內蒙古得到了大頭,中夾分配給內蒙古資金高達40億元,接近全部補償三分之一可以說,國家對內蒙古相當重視,全國政協及內蒙古政協參政議政發揮的作用效果還是很有效的,劉鐘齡老師和許多專家教授的睿智之言,在其中,發揮的作用是顯而易見的。

       劉鐘齡教授曾在自治區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當過委員,與自治區政協幾度合作,對著名科學家錢學森教授沙產業理論情有獨鐘,多次參加夏日副主席主持的工作自治區沙產業協會工作研討,郝誠之主任主持的各種經濟論壇,是自治區政協人才庫不可多得專家人才。雖然還沒擔任過自治區政協委員,但提出的務實之策不比委員少。

       近,我向他了解又在研究什么課題?他興奮地告訴了我一個秘密。他幾年來一直在鉆研重要課題:把蒙古國的黃花苜蓿草引到內蒙古來。為了這個項目他連續九次去蒙古國進行專項考察,今年在錫盟桑根達來試種十幾畝,為錫盟草原和渾善達克沙地種植育種。黃花苜蓿是可以過冬的牧草,營養成分與紫花苜蓿差不多,但紫花蓿在北緯43度以上,冬天是不能生存的,而黃花苜蓿在蒙古國可以過冬,當然也可以在內蒙古過冬。引進這個優質牧草在內蒙古落地生根是一項重大項目,引起國家和自治區高度重視并且專門立項。

       2016年自治區政府把科技特殊貢獻頒發給劉鐘齡教授,資金數額是100萬人民幣,這筆資金明確規定60萬必須用于課題研究,40萬元可以用于生活補貼等支出。劉鐘齡老師說,我要把全部獎勵資金用于引進蒙古國黃花蓿項目上明確表示國家給的工資報酬足夠生活消費,這筆來之不易的資金必須花在刀刃上。他還講,曾在北京大學作博士后梁存柱教授,回到內大擔任繁重教學科研工作,但也一心一意支持這一項研究,也是這一課題的重要力量,我必須把這項具有草地資源開發性的創新工作與同志們合作,扎扎實實做好為內蒙古草原提高生產力、改善牲畜營養結構、增加飼料蛋白質含量、促進內蒙古畜牧業向綠色高品質發展貢獻我的全部力量!

       他的這一席話,在我耳邊不斷回蕩,常常想起,感受頗深我想這就是劉鐘齡老師進入鮐背上壽之年所具備尚上情操和人格魅力,一位有著68年黨齡的老共產黨員胸懷坦蕩無私無畏寬闊胸懷,不忘實心牽記使命,履行在黨旗下承諾的誓言,他把一生奉獻給內蒙古草原! 

                                                                                                                                                                 (本文由史剛整理)

新聞推薦/ News recommendation
? 2019 Copyright 內蒙古眾誼環??萍脊煞萦邢薰?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備19001583號-1網站建設:艾易網絡

蒙公網安備 15010502000430號